*** 帝九阙心中权衡了一下,觉得比起联系狗头军师尧矢,还是先稳定他逆生长的状态比较好,反正也不是什么紧急的要事。

他斜躺在床上,领敞开,轻轻地眯起眸子。

家伙的房间里,充满了她的味道,躺在她床上,就仿佛将人抱在怀里一般,让帝九阙的心情不自觉地放松了起来。

虽然这房间太太简陋,床又太窄,不过此时帝九阙心底,竟然荡漾起了淡淡的喜悦和欣喜,还有一丝温馨。

这是帝尊大人活了上万年来,从未感受过的感觉。

到他这种程度,根本不需要睡觉,即使是寝宫,对他来,也只是换个地方办公修炼罢了,休憩两个字,对于他来宛如例行公事一般无趣。

一直以来,在哪里呆着,对他来,并无区别。

从未有过一刻,让帝九阙觉得躺在床上是如此美好,令人心情愉悦。

洗完澡后,云轻言直接穿上了一层柔软的流纱睡裙,撤去阵法,从隔间里走了出去。

刚一看床上的人影时,云轻言眼中闪过一丝惊艳。

俊美至极的少年半倚在柔软的床头,墨发披散,身材修长,那双修长笔直的长腿支在床上,让人脸红心跳。

最诱惑的,当属那半敞的玄色单衣。

单反文艺背带裤妹纸清新写真

少年本就气质清冷倨傲、一身玄色更为他增添了几分贵不可言、高不可攀的贵气和厚重,像是高高在上的少年帝君,禁欲冷酷,让人不敢多看一眼。

可是那微微敞开的衣领,却偏偏露出一分别样的风情。

他身材修长却不瘦弱,精致的肌肤纹理从微敞的衣领里露出,漂亮的肌肉线条,每一处都在莫名的引诱,偏偏,那张冰冷俊美的脸却十分冷傲,截然相反的气质没有任何突兀地聚集在同一人身上,竟致命的诱人!

在云轻言愣住时,察觉到动静扫过来的帝九阙冰眸里也一闪而逝亮芒。

少女一身轻质白纱睡裙,飘逸如流云,纤腰束素,不盈一握,墨色的长发还未干透,滴答流着水,那张绝美的脸若清水出芙蓉般不染尘埃,偏偏带着分张扬的冷艳,漆黑的瞳眸里似孕育着星辰,叫人移不开目光!

不过很快,一丝怒色就染上了那张清冷绝美的脸。

“帝、九、阙?!你怎么又跑我床上了?!”

云轻言愤怒地一声吼,几步上前,就想将帝九阙给拽下来!

这家伙真的一点常识都没有么?女孩子的床是他想上就能上的?

云轻言心中怒火升腾!

该死的尧矢!不是他那样做家伙就不会拒绝么?怎么她还是那么生气?

见云轻言气势汹汹冲过来的模样,帝九阙心中怒骂一声尧矢,暗暗打定主意,以后就把尧矢那家伙派去神域里最偏僻的一处灵矿脉挖矿!

不过那都是以后的事,现在,还是先搞定炸毛的家伙再

帝尊大人的脑开始隐隐作痛,心中郁闷得呕血,脸上却依旧尊贵睥睨,面无表情。

他睨了云轻言一眼,然后用那特质冷清、优雅傲慢的声线淡然自若道,“本尊不过是乏了,躺下来稍微休息一下,你用得着如此生气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