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徐子靳在酒吧里呆了数个小时,红的白的都喝了个遍,喝得烂醉如泥,连车都开不了。

最后还是叫来他的司机,接他回去的。

萍姐被这样的徐子靳吓到了,要去搀扶他,却被徐子靳狠狠推开。“滚远点……满意……了?走了……就别来……招惹我。”

他的反应,让萍姐不解。

直到徐子靳的口中,低低叫着一诺两个字,她才恍然大悟。

这是把她当成表小姐了啊?

萍姐叹了叹气,也没再接近他,反而给强尼打了个电话。

“先生喝醉了,过来看看吧。”

“噗……他喝醉了,跟我有啥关系?”强尼怪叫起来,说的他和徐子靳之间,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一样。

这个误会大了,这个黑锅他不背。

“强尼医生,先生醉的很厉害,又不愿意上楼,我是没有办法了,才找。”

清纯女孩生活唯美写真

强尼闻言,有些来了兴致。

“喝醉酒了?徐子靳这种自制力惊人的家伙,竟然会喝醉酒?难道是被女人受到伤害了?”

哪壶不开提哪壶,说的就是他。

萍姐担忧地看了徐子靳所在的方向,“一会儿来了,可千万别跟少爷说这事,否则后果自负吧。”

半个小时后,强尼才慢悠悠地到来。

一进屋子,他被里面的味道熏坏了,夸张地捂着鼻子,怪叫起来。“萍姐,就让他一个人在这里自生自灭?”

客厅里高定制价值数十万美元的沙发,此刻被徐子靳吐得惨不忍睹。

萍姐已经清扫过几遍了,可也不知道先生到底喝了多少,刚刚打扫完,新的一轮呕吐又来了。

“没喝解酒汤?”

“我煮了,先生不喝。”萍姐无奈地说。

看来,先生试真的喜欢一诺小姐。

心里有些同情,可是这些话,又不敢跟任何人说。

“在哪呢?拿出来。”强尼强忍着臭味招手,很快萍姐端出解酒汤。

强尼接过,居高临下地看着沙发上烂醉如泥的徐子靳,嘿嘿笑了几声。

“萍姐,过来帮个忙。”

“哦哦,好的。”

等萍姐帮忙扶住徐子靳,强尼手里的碗凑到徐子靳的嘴边,直接将解酒汤给灌了下去。

“才跟他客气呢,就该这样,又不是灌他喝毒药,怕啥?”强尼朝着萍姐甩去一个大白眼,一左一右地将徐子靳扶着上楼,扔到床上。

“强尼医生,实在是太感谢了。”萍姐感激地笑,强尼却没有理会。

原本空荡荡的卧室,此刻里面竟然多了许多东西。

而且,一看就是属于女人的。

所以,就是上次那只小野猫吗?

“之前住在这里的女人呢?”

“她……离开了。”萍姐勉强一笑。

今天先生这么反常,还不是因为一诺小姐?

“哦,怪不得,他这鬼样子。萍姐,那个女人,什么来头?”强尼是真的好奇了。

什么样的女人,还能将徐子靳逼成这样?

他认识了徐子靳二十年,除开大学毕业的时候,喝醉一次……而且,远没有今天这么严重,徐子靳就再也没喝醉过了。

“我什么都不知道,要是好奇,直接问先生吧。”萍姐吓得怆惶而逃。

强尼嗤笑,胆子真的是太小了。

同一时间,别墅的一楼,迎来不速之客。

小凌不请自来了,因为徐子靳的电话打不通,而她着实不安,必须跟徐子靳解释清楚。

报上身份后,萍姐请她进来,刚好跟强尼碰面。

强尼认得她,徐子靳的未婚妻。

但是徐子靳心有所属,是事实。

想到这里,不禁为小凌鞠了一把同情泪。

“我走了,萍姐,不用送。”

小凌没有过问他的身份,只问萍姐,徐子靳在哪里。

“我婆婆说子靳的电话不通,她不放心,让我过来看看。”

这是小凌找的借口,不过来之前,她还真的跟徐老太太通了气。

这样,就理直气壮了,料是萍姐,也不敢不放她进来。

“先生喝醉了,在楼上休息。”无奈之下,萍姐只好实话实说。

“喝醉了?怪不得打不通电话,他没事吧?在哪个房间?”小凌神色焦虑地问。

“楼上的主卧。”

“我上去看看吧。”小凌说着,把腿就走。

这话让萍姐有些紧张,“小姐,这个怕是不好……”

先生知道了,会生气的,主卧不是谁都可以进去的。

小凌的脚步一顿,脸上挂着笑。“没事的,我只是上去看看。”

“可是……”

“萍姐,需要我特地告诉我是子靳的未婚妻吗?”小凌淡淡的打断她的话,重重强调未婚妻这三个字。

萍姐顿时说不出话来,这是事实。

“我去看看,到厨房熬点粥吧,免得子靳醒来饿了。”小凌熟稔的吩咐。

一个佣人而已,还想妄图拦着她?

也就是因为她太没有地位了,否则这萍姐,怎么敢这么做?

想到这里,小凌的笑容收了几分,脚步也更快了。

来到楼上的主卧,门虚掩着,只有一道不大的缝隙,里面灯光很暗,只在床头柜上留了一盏小灯,而徐子靳则是躺在上面睡觉。

小凌轻轻推开门,走了进去。

男人的声音粗重,显然睡得正熟。

“子靳,睡着了吗?”小凌没有开灯,站在他的床前,低声喊道。

没有回答,呼吸声依旧。

徐子靳双眼紧闭,脸色很红,可见喝了不少酒。

因为严一诺吗?竟然失控得喝了酒?小凌讥诮一笑,真是难以置信。

看来,对严一诺的感情,确实很深。

她进去浴室,拧了一条毛巾出来,给他擦汗。

坐在床边,离徐子靳无限接近,小凌笑。“她有什么魅力,迷得神魂颠倒的?”

徐子靳翻了个身,口中轻喃着严一诺的名字。

小凌顿时浑身僵硬,指甲用力扣在肉里,一诺……又是一诺……

她很想说,她不是。

但说了又如何?徐子靳压根不知道,甚至不知道她的存在。

她的呼吸,蓦地急促了几分,望着醉死的徐子靳,眼里闪过一道精光。

“不如……”机会难得,将计就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