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是要花上一个半月时间,能赚到二十五两,也可以了。

比之前绣牡丹图、荷花屏风,要强些。

“嗯,我刚看了你绣架上新绣的这幅图,构图很简单,想来是价不高了,是给谁绣的么?”

周掌柜见叶青凰态度软和了许多,心知有戏,也不禁高兴,便伸手朝厅上一角摆着的绣架指了指。

不用他起身走过去,这一目了然地摆着,他掌铺这么多年,自是看得清楚。

“嗯,是给原来合作的绣庄,谈好一两银子的。”叶青凰并不避讳。

“原来合作的绣庄,可是紫蝶绣庄?”周掌柜听了,忽然问道。

叶家村最近的镇子也就那一个,那家镇上最有名的绣庄不是东街的杨氏绣庄,而是西市的紫蝶绣庄。

只因紫蝶绣庄的林娘子,是个有名的人物,不过与锦风阁却无合作往来。

“正是,我与林娘子谈拢这样的图,一两银子的价,若她满意,以后会由我家舅娘们来绣,我不过是提供样品。”

叶青凰笑着解释,但并不说详情。但肯说到这份上,足显诚意。

周掌柜听得心里便熨帖了些,觉得这小媳妇还是率直好说话的。

花房里小清晰纯美少女超高清艺术照

他经商多年,成天与人勾心斗角,若能轻松些说话,自是高兴。

“凰丫头不但绣艺好,心思也相当玲珑机巧。”周掌柜笑着夸了一句。

心里却是诧异,原来紫蝶绣庄前阵子出的套图,是眼前小媳妇绣出来的。

若论绣图到也不是极出色,构图简单、绣法也简洁,但奈不住成套成套地招人买呀。

客人喜欢一幅就会喜欢十二幅,同价卖一幅与卖十二幅,那利润天差地别,羡煞同行。

他也曾让手下绣娘整出成套绣图来,但与他托人私下买回的一套相比,就像硬拼成套,格局、立意都差了几个层次。

当时还感慨林娘子会做生意,今天见眼前的小媳妇原是给绣蝶绣庄绣花的,他心思一动,便确信绣那种成套绣图的,便是凰丫头。

“大叔过奖了,我也只是想让自己的路走得宽一点,简单的绣花、卖绣品,太被动,若让林娘子从中获利,她自己会主动收我的绣品了。”

叶青凰看周掌柜神情,心中一动,故意说道。

看来周掌柜对紫蝶绣庄的情况也是有了解的。

若是羡慕林娘子的生意,知道是她推波助澜,对自己不是坏事儿。

“不错,你有心思,自有收获。”周掌柜眼睛一亮,连忙又夸了一句。

“不瞒你说,今天大叔我也是听进了你的提议,将你的绣品作为样品送去了我们锦风阁绣娘那里。”

“她们自可照着绣出来,但没人绣得出你的七彩水珠光。”

“因而,大叔知道你是个高手,便主动涨五两银子,明人不说暗话,希望你不要再坐地起价了。”

周掌柜说得诚恳直白,但有一句话却没有说出来。

在知道来卖绣品的是叶案首的媳妇,他便明白了为何他们不愿意低价、不愿意说出姓名的原因。

因而,此次主动提价,一方面是手下没有这等能手,另一方面,则是顾虑到叶案首将来若金榜高中,这位小媳妇就成了官家夫人,她的绣品,可不是一般人可以收藏的。

今天若贱卖出去,或许有些利益,但若攒下来,三年后,让叶大人来买回,不是更有利益?

而且,这三年里,可以当作样口提升自家绣娘的水准,三年后,还是一个天大的人情,相信叶大人会记在心上。

这事儿,他自与锦风阁几个大管事商议了,并且给老板去信说明他的想法。

在老板的命令下来之前,这绣品自然是不会卖出去的。

只不过,他不能明说,但提价让现在的案首娘子多出几幅绣品出来,不失为上策。

“大叔自己涨了价,也算是货比三家认可了我的实力,我也乐得多赚五两,暂时不会涨价。”

叶青凰见价钱明确下来,也不兜圈子,便同意了。

“不过,大叔能舍弃卖钱的机会,拿去做样品,也说明大叔是个深谋远虑之人,让人佩服。”

叶青凰话锋一转,笑吟吟道:“此时夏天还早,不知可还收荷花图?或许还赶得上一幅,接着便可绣桂花、紫薇了。”

“好,收的,就算没有七彩水珠光,以你的玲珑心思,二十两、二十五两,你可以自己拿捏。”

周掌柜一听,连忙答应,又提议地道。

他看中她的玲珑匠心,但他手中暂时还没有人绣得出七彩水珠光,需要时间去钻研。

因而,既是样品,自然要让他手下的绣娘仿绣得出来才行,不然这样品,真的只能摆看了。

“明白了,没有那种难度的光芒,都是二十两对吧?”叶青凰连忙确定差别。

在周掌柜点头后,却又笑说了一句:“为了多五两银子,我会尽量把那种光芒绣上去的。”

五两银子呢,当初辛苦大半个月绣一幅牡丹图也只有五两银子呢。

“好,那就等你来交绣品。”周掌柜自然不会反对。

他巴不得她多绣些不同样子的七彩光芒呢,也好多给他的绣娘一些钻研的图样。

事已成谈,周掌柜将剩下的茶喝完,便站起身要走。

却又看向叶青凰,笑道:“你也尝尝我带来的糕点,比较比较,对你自己钻研糕点有利。”

“多谢大叔。”叶青凰连忙道谢。

她早就看见桌上放着两只糕点盒子,只不过没有问而已。

“不客气,告辞。”周掌柜随意地摆摆手,便往外走。

这一趟把关系拉近了,还是大有收获的,他满意地穿过院子往外走。

叶子皓连忙送到门外。

“叶案首放心,凰丫头的绣品,我会尽量只作样品,要卖也不会在本县卖。”

来到院门外,周掌柜才转身笑看着叶子皓。

“甚好,多谢周掌柜关照。”叶子皓连忙作揖致谢。

“告辞。”周掌柜也拱了拱手,便转身上了一辆等在外面的马车。

他将话挑明了说,自然是要让叶子皓明白,这是锦风阁的关照。

叶子皓自是明白人,他道了谢,也就意味着,他承了这份人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