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是他们让你们受了委屈,要点东西怎么了。”东方昕宇哼了一声,不以为然。

   不久,就有小厮领着东方盛过来了,东方盛手中果然拿着一只小箱和一只小盒。

   叶子皓在敞轩外相迎,双方见了礼。

   “叶大人,虽说在朝上见过两面,但没想到你我私下竟是这般相见,是我府中后院管教不严,才闹出这等笑话,实在惭愧,也很抱歉。”

   “听闻令公子喜欢珠子,正好家中有些,特地送些来给令公子玩耍,还望叶大人笑纳。”东方盛放下身段,讪笑着说道。

   虽然没有直说对错,但他堂堂亲王世子,亲自携礼登门,又说了这样的话,已是很给面子的歉意了。

   叶子皓自然不会与之计较,连忙抱拳还礼:“定王世子客气了。”

   眼下两个世子在这里,只能带上尊衔,假以区分,若只有东方昕宇,他就直接喊“世子爷、世子、表兄”了。

   “好了好了,本就是妇人无知闹的闲事儿,咱们就一笑而过了。”

   东方昕宇走过来直接把东方盛手中捧着的礼接了过去,一点也不把自己当外人。

   东方盛目光微闪,心中更有猜测,这堂弟何时能与一个朝臣这般亲近随便了?

   叶子皓并没有接礼,这时候见东方昕宇给了台阶,连忙邀请东方盛到敞厅落座,很快就有小厮过来奉茶。

   自然纯净乖巧女生森系室内个人写真

   东方昕宇已将那只小箱打开,确实是一小箱南珠,颗颗晶莹圆润剔透。

   他看了一眼,又打开另一只小盒,黑色锦缎铺底,上置两颗鸭蛋大小的夜明珠,在黑缎上散发着微亮的光芒。

   “盛堂哥有心了。”东方昕宇这才露出笑容,竟还道了句谢。

   东方盛正端着茶在暗暗打量叶子皓,却见叶子皓反应还不如东方昕宇,又听东方昕宇说了这么一句,顿时嘴角连抽了两下,一时竟不知如何接话。

   他现在是到了叶府吧?不是祁王府吧?

   “下官代犬子多谢世子爷厚礼了。”叶子皓注意到东方盛的尴尬和疑惑,连忙又向他施礼道谢。

   从东方盛含蓄地提过之前的冲突之后,就谁也没有再提及了,彼此心照不宣地寒暄着。

   很快,就有小厮进来询问设席一事,叶子皓让上菜,不久就有几个小厮过来摆桌。

   一个羊肉鸳鸯火锅、一个松鼠鱼、还有上回请太子试过菜的也有上一部分,红酒焖牛肉则没有上,但也很快摆了一桌很是丰盛。

   酒则有两种,一只白玉壶装着葡萄酒、一只青瓷壶装着梅花酒。

   喝葡萄酒的酒杯是一只圆底高脚倒钟白玉杯,喝梅花酒的酒杯是一只圆型浅口青瓷杯。

   白玉杯有茶碗大小,青瓷杯却只有茶碗的一半大小。

   红色酒液自银壶注入白玉杯中,白晃晃的杯中只见红色摇曳着绚烂的光芒,撞入眼中很是夺目。

   青瓷杯小巧,澄澈晶莹的酒液注入,只闻一股冷香徐徐萦绕在杯口上方,慢慢钻入鼻中。

   东方盛眼中微微闪过惊讶之色,便朝东方昕宇看去一眼。

   “刚刚想起来,堂弟你今年弄来许多葡萄酒到处卖,就是从叶大人这边进的货?”

   他想起来京中早有的传闻。

   这葡萄酒就是叶家所产,从青华州一路往南卖,而过了南华州却不供货了,因为东方昕宇都要了。

   他家侧妃的爹还拿八珍阁说事儿质疑叶家财产来源不明,却忘了这葡萄酒就是一大笔利益吗?

   现在想来,这陆大诚到底是心急了些。

   “正是,而且整个东黎,只有叶家有货,而叶家的货除了自家铺中略微有些散卖,是不对外散供的,都是几万斤以上的数量才能下订。”

   东方昕宇先闻了闻梅花酒,浅啜了一口,解释了几句,又端起葡萄酒,手指微晃,撞出浅浅的艳红酒花,看得陶醉。

   “是个好买卖,没想到叶大人家竟有这般手艺。”东方盛由衷叹道。

   心里更是好笑自家的蠢妇,竟然嘲笑叶家农门出身,却不知叶家仅此一个买卖,就不知道多富有了。

   而陆大诚拿着拍卖会上叶子皓的花费来说事儿,从根本上就错了。

   “都是内子的手艺,内子不只是绣绣花,她还能做许多好吃的糕点、菜肴,能做许多小手艺品,八珍阁多有卖的,世子若有兴趣可以光顾,都不是什么值钱玩意儿,但生意还不错。”

   叶子皓端着梅花酒杯,笑吟吟地夸起了自家媳妇。

   一旁东方昕宇忍不住撇了下嘴,心知这厮夸起媳妇可是得意洋洋得很,好像别人家的媳妇都是废物一般,恶……

   只是这话他都听习惯了,就怕盛堂哥……

   东方昕宇立刻朝东方盛看过去,果然就看到一脸尴尬。

   东方盛放下酒杯抱拳再次赔礼:“家中妇人态度不好、说话不当,还望叶大人伉俪海涵。”

   他以为叶子皓是在埋怨,傍晚时那两车布可是妥妥的讽刺、伤人行为。

   “无妨,下官妻子是善绣也靠卖绣品供下官读书科举入仕,这是事实,下官并不觉得这个事实伤及颜面不能说,反而为有这样的妻子而骄傲、自豪。”

   “下官也不觉得农门出身是个丢人的身份,反而庆幸出身农门。”叶子皓却一脸认真神色如常地道。

   “世子可还记得,下官当年在金殿之上能以兵田策得龙颜大悦,名次排于另两人之上,便得益于这农门出身的优势。”

   “榜眼颜子越出身商贾大族,种田他不行,若论经营之道,他才有优势,探花李世瑜之父是县学先生,其曾祖曾是县学之长,若论学问经世之道,他可擅长。”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长处、优势,鉴于出身、家境、成长环境、所学之艺有关,知才善用是贤者之能。”

   “当年皇上不以下官出身低而弃用,反而知能而善用,才派了下官前往青华州实施兵田策,是派下官而非任何的别人。”

   “下官也从不以自己出身而自鄙、反以自己一直不变初心而自傲,因此,外人怎么说,其实对下官并不影响,只要是事实,没什么不可说。”

   叶子皓目光坦荡地看着东方盛,反而说得东方盛老脸泛红,神色不太自在了。

   喜欢农门凰女请大家收藏:()农门凰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