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你说的,将卷面填满,字迹工整、卷面干净。”

   叶子皓笑眯眯地开口,就顺手接过了小吉祥。

   小吉祥一天没见爹爹,此时立刻露出灿烂的笑容,小.嘴里已冒出一颗牙桩子。

   已经半岁的孩子小手挥舞着,想要去抱爹爹的脖子。

   叶子皓在他脸上亲了几口,逗得他哇哇、嗞嗞、呜呜地笑着。

   陈飞将篮子送进车厢,便赶着马车离开。

   周先生和郑哲煜还没有出来,这种事叶子皓也不可能给他们一起提前交卷,后果他担不起。

   不过,出发时他们说过,怎么也要在礼部睡上一晚,也是人生经验,因而今天是不可能交卷的。

   马车从东南一路往北来到皇城边上,沿路都可以看到街上的热闹。

   不过人还没有那么多,也因为此地京城,街道本来就宽又横纵交错,将人群都分流到了各条街上,也没有出现水泄不通的情况。

   此时回去,却正是元宵夜里最热闹的时间,沿路人挤人,街头小摊贩叫卖声此起彼伏,马车越走越慢。

   但大家都不后悔赶了马车出来。

   樱桃小美女河边清凉写真

   他们带着这么多小的,若是从人群里穿过去,说不定就把谁弄丢了。

   因而,即使混在群里慢慢走,隔着车窗往外看沿路的热闹和漂亮的花灯,他们也满足了。

   四个小姑娘,一边两个趴在车窗前,看得眼睛都忙不过来了,不时发出惊喜的声音,指指点点。

   叶子皓抱着孩子靠车门坐着,车门半开,叶青凰坐在他身旁,他们就从这里看外面的风景。

   陈飞和赵沐秋坐在外面,就更方便了。

   走得慢看得也更方便。

   小吉祥也转着大眼睛好奇地往外探头,叶子皓不时将他往回搂,不然要爬出去了。

   “凰儿,若是要等下一个三年,我们就在京城里住下吧,做买卖也方便,你绣花还多赚几两,咱们把海产往京城卖,也是一样吧。”

   叶子皓突然扭头看向叶青凰,笑眯眯地道。

   “傻瓜,这般坦然说等下一个三年的,怕也就你了。”叶青凰白了他一眼,也笑了起来。

   有了落榜觉悟的人,心情是宽松自在的,在考场里发挥也会更自然而顺畅,不会因为紧张和忧虑,而局限了自己的思路。

   这叫先死后生。

   叶子皓笑得开心,却不想说他去考试经历了什么,更不想提三叔的事。

   不过见叶青凰听他说了这样的话后,也是一样坦然,还调侃他,到让他安心不少。

   不过,刚才也是有感而发罢了,最后他们还是要回县城去的。

   京城绣花是可以多赚,但县城不但离亲人更近,房租也便宜呀。

   这事儿说过就算,谁也没有再去在意。

   经过卖油炸汤圆的摊位,赵沐秋下去买了几串,有别的零嘴小吃也不时买些,大家边吃边继续往前走着。

   经过卖花灯的摊位,又买了几只莲花灯、小兔灯回来,四姐妹每人一个。

   他们也没人特别去哪里逛,只是从考场一路回家,所经之地就很热闹。

   等拐入南街,看到锦风阁还在做生意,他们没有下车,一路慢走回到了家中。

   下了马车,小姐妹们仍很兴奋,赵沐秋去给她们把花灯点上,就在院子里自己玩耍。

   叶子皓抱着孩子进了屋。

   叶青凰去泡了热茶出来,又将留给他的咸元宵从放了格板的锅里拿出来,还是热的。

   端到厅上让他吃。

   “小吉祥,爹爹一天没吃饭了,让爹爹吃口热饭先啊。”

   叶青凰将站在叶子皓腿上却趴在怀里的孩子抱了过来,见他还不乐意于是哄道。

   小吉祥这才乖乖地坐在娘亲的腿上,又看着爹爹露出傻笑。

   见爹爹在吃东西,他也开始流口水……

   叶子皓正说着考题,以及他的答案,忽然瞥见孩子的馋相,表情一僵,突然就说不下去了。

   “我怎么有一种,我是个狠心饿着咱儿子的坏爹爹的感觉?”叶子皓看着小吉祥,有些哭笑不得。

   孩子正眼巴巴盯着自己的嘴,嘴儿不停张合,还发出咕噜的声音,似乎在说:要吃、要吃……

   “咱儿子肯定在想,爹爹吃饭的样子真帅,我也要这样吃饭!”叶青凰垂眸看着孩子地,好笑地调侃着。

   儿子粘娘,却崇拜爹,多半是这样吧。

   在叶青凰的催促下,叶子皓赶紧把剩下的元宵吃了,嘴一抹,便把小吉祥抱了过来。

   父子俩坐在软榻上玩耍着,叶青凰收拾碗筷去厨房洗,等她回来时,叶子皓已抱着小吉祥去了院子里看花灯去。

   又玩了一阵,大家才烧热水洗漱,准备睡觉了。

   叶子皓也去提水,俩人帮小吉祥洗脸洗屁屁,收拾干净,叶子皓忽然说道:“明天要让陈飞传平安信回去了,这都元宵了。”

   “嗯,再传两封,就要回家了。”叶青凰笑看着叶子皓,“等你考完,我们也四处逛逛去,别浪费这次来京的机会。”

   “好,陈飞不是说去薜家村的路上,有条岔道可去南云寺么,南云寺是皇家大寺,背靠清阳山,清阳山那一头还有个明镜湖,到时咱们去那里住两天逛逛。”

   叶子皓立刻说起来。

   当然这只是一处,还有城北出京城外五十多里有个桃花山庄。

   据说是个果农出身的人家,历经两代人种了百亩桃园,到了第三代手中能赚钱的就不只是卖桃子了。

   春天正是开花时,一人交三十文钱就可以在里面玩上一天,自带食物便可。

   但游人不可摘花,只能到山庄买桃花枝回来,当然山庄也经营酒楼、客栈生意。

   俩人都很向往去桃花山庄玩耍。

   寺院依山,山中幽静,但他们带着小孩子,可能对这种幽静就没有那么深刻的感受。

   更何况他们都是农家出门,八王山下住着,山山水水如何稀罕?

   “皓哥,以后我们也可以种个果园,春天看忍冬、桃花、牡丹,夏天看荷花、石榴、桔子、枣花,秋天看桂花、山楂、菊花,冬天看梅花、雪花,再把干花、干果、花酱、果酱拿来卖。”

   叶青凰说出早就在思虑的计划,笑吟吟地看着叶子皓。 166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