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原本心里打算,这人若是能无条件相信她,她就放下心里所有的担忧、顾虑,不管将来迎接她的是什么,她都愿意跟他来一场飞蛾扑火般的相守,直到缘分耗尽的那天。

   可是,人家没给他这个机会。

   话落,她转身要走,脸色和视线都是冰冷凉薄,不带

   丝毫温度。

   霍凌霄气得咬牙,没有回头,光凭着直觉便一把抓住她的手臂,女人本能地要挣脱,被他另一手伸上来,直接揽在她腰间,继而半拖半拽地,将她弄到了偏厅旁边的一个小房间。

   那间房是用来放一些暂时不需要的季节性物品,平时不怎么打开,所以房间里也没有开暖气什么的。

   方若宁只觉得浑身一凉,然后脊背被迫抵到了墙上,力道之大让她震得眼眸都痛苦眯起,男人钢铁般坚硬有力的身躯紧紧贴着她,愤怒的眼眸纵然在黑暗中也叫人胆战心惊。

   “你这脾气什么时候能改改?一言不合就甩手走人!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吗?”考虑到外面还有两个孩子,还有梅姨跟佣人,霍凌霄尽力压抑着脾气,高挺的鼻梁几乎抵住她的鼻尖儿,咬牙切齿地质问。

   方若宁强做镇定,勇敢地对视着他,那双墨黑的瞳孔仿佛太阳黑洞,里面是不可触摸的危险,否则随时都会爆发,将她整个人吞噬!

   可纵然这样,她也不甘屈服!

   他们本就是不同世界的两个人,是他,非要强行闯进来,给她惹来这么多麻烦,还要招人嫌弃,受人鄙夷。

   凭什么!

   长发气质美女学生装制服写真俏皮可爱

   “我跟你之间没什么话好说的!你所谓的诚意不堪一击,我跟你说再多都是浪费口舌!”

   男人皱眉,盯着她,眉心一拧,明白过来,“我的疑问冤枉你了?”

   她冷哼,撇过头去,不想看他,也不想呼吸被他呼吸过的空气。

   霍凌霄瞧着她这副模样,突然挑起唇角笑了笑,修长手指伸出,温热厚实的大掌捏住她精巧的下颌,不轻不重的力道,却把她的小脸又扳了回来。

   “你干什么!放手!”她脑袋用力甩了下,可惜肩膀被他扣着,动弹不得,那点幅度也没能挣脱男人强劲有力的大掌。

   “既然真相不是那样,为什么不解释清楚?就算你不愿意跟我妈解释,也应该跟我解释。”

   女人讥诮地看着他,“呵?你心里若是信我,就不会那么问,你既然问了,那就是不信——既然不信,我再解释,落在你眼里不会成为掩饰吗?”

   男人皱眉,盯着她。

   “你们霍家世代门阀,高贵显赫,我高攀不上,即便是你对我纠缠不休,软硬兼施地强迫,在你家人看来,也是我用狐媚手段把你迷住了,才让你对我恋恋不忘。”

   “我也是有尊严的,天底下又不是你一个男人,我何苦遭这白眼,连人格都一并被侮辱?”

   她长长一番话落定,霍凌霄突然沉默下来,昏暗的光线里,方若宁看到他眸光越发幽暗,里面仿佛翻涌惊涛骇浪。

   “天底下男人是很多,可是轩轩的父亲就只有我一个,这注定了我是与众不同的。”

   “你怪我不肯相信你,那么你呢?如果你是心甘情愿搬来这里,认真考虑过我们的关系,真心实意想跟我拥有未来,你又何必在乎外人的看法?何必因为我母亲的三言两语就故意说出这种话?”

   “你是把她气到了,可是有没有想过,你也伤害了我?这些日子,我对你付出多少,你真的感觉不到吗?说实话,我没听到你这句话之前,我就在想,你是不是利用我,在这个节骨眼上利用我,顺理成章地搬来了,与我亲近了关系,甚至还让我跟轩轩父子相认了——因为我被你拒绝过太多次,泼饮料、甩巴掌,对我冷嘲热讽,言辞犀利,我长这么大从来没人敢这样对我,而你一个人全都做遍了!”

   “我以为即便过了三月之约,你也会找借口继续排斥我,拒绝我,可是突然,你接受我的一切安排,甚至主动给我打电话,跟我接吻,与我亲热,我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我又怎么可能没有一点怀疑?”

   他激烈铿锵的言辞告一段落,昏暗的房间里顿时静寂无声,方若宁在他这番剖析自我的心灵独白中,胸口的怒火莫名平息了几分。

   片刻后,男人继续,似乎无奈又落寞:“可是无所谓,我想,就算是利用,那也是运气好才能让我恰好被你利用——否则,我怎么说服你带着轩轩住到我这里来?让我跟儿子不再以陌生人的身份相对。”

   “我想,就算是利用,等这个案子落幕,我们也能有好长一段时间朝夕相处,我会用真心实意打动你,让你爱上这种感觉——起码,不那么排斥。我这样想着时,我甚至在心里感谢那个姓林的。”

   心房一震,被汩汩复杂的情绪填满,方若宁抬眸看着他,顿时所有底气都没了,只剩一股子倔强和尊严强撑:“原来,你真怀疑我。”

   “可这种怀疑是因为我太想得到你!”

   脑子里轰然一响,她顿时手足无措,明明知道这个男人的情话不能当真,可她还是忍不住心动了。

   两人姿势太过亲密,几乎融为一体,他的气息萦绕鼻端,让她都快不能呼吸了,更没法好好思考问题。

   僵持片刻,她撇开头再度去推男人:“你放开我,好好站着。”

   “你先给我表个态,以后再也不会动不动就甩手走人,有什么话跟我好好解释,我就放开你。”

   方若宁的性格,就是宁折不屈的这种;可偏偏霍凌霄的爱好,就是喜欢征服,强迫。

   于是,刚刚缓和下来的气氛,瞬间再度升温。

   “霍凌霄,你要是不气我,我不会那么不识好歹动不动就甩手走人!你现在这幅态度,好像错的全都是我!”

   “今晚的事,你没错吗?我接到梅姨的电话,酒会都不顾了,飞快往回赶,就怕你被我妈欺负,就怕你带着孩子又跑,可是我火急火燎地赶回来就听到那么一句,我怎么可能不多想?你不是那种心理,那你解释清楚就好了,冷嘲热讽甩我两句,我能不火吗?”

   “好好好,都是我的错!我现在不想跟你说这些了,我们先各自冷静下。”被他上纲上线地又教育了一番,方若宁刚刚被感动些许的心灵再度火起,说完这话一把用力推开男人,要转身出去。

   可是,男人更火,手上用了力道将她再度扣回墙面,她抬手就要打,被他精准地抓住手腕按在了墙壁上,继而另一手钳住她的下巴,炙热的吻带着愤怒的火焰,狠狠封住她的唇。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方若宁根本无力招架,只能睁大了眼睛摇头反抗,可是手腕被捉住一只,另一只拼命在他肩头敲打都无济于事。

   她的手臂虽然恢复了,可力道还是受影响,敲了不知道多少次,整条手臂酸痛的都抬不起来,瞬间,泪意上涌。

   霍凌霄本就不是什么温润如玉的人,骨子里的霸道因子就是遇强则强,女人这般剧烈的反抗,让他这些日子积累起来的温柔情愫瞬间幻灭,只想着把她好好收拾一顿,收拾到无力还击让她认清女人与男人的现实差距才行!

   手臂敲不动了,她又抬腿去踢,可是膝盖被他有力的长腿顶住,她刚刚抬起便狠撞上去,顿时小腿骨疼得钻心颤抖。

   她就像是一只笼中困兽,被男人严严实实地罩着,狭小的空间里,无论她如何挣扎闪躲,都避不开他强烈馥郁的男性气息,逃不脱他胜似惩罚的炙热强吻。

   他一只手仍然捏在她下颌上,一边应付着她的反抗,一边手指用力撬开了她的嘴巴,而后长舌粗鲁地强行闯进去,吻得越发火热。

   男女体力悬殊,呼吸又被堵住,方若宁很快就没了力气,只能凭着一股子意念继续挣扎,像是困兽最后的反抗。

   眼泪早已滚落,她痛恨自己的心软,嘲讽自己的天真。她以为,这个男人真得可以依靠,可以信任,可以托付,现在看来,她只是被这人伪装的外表欺骗了。

   而真实的他,就在此刻。

   强硬、霸道、残忍、粗鲁,根本不懂得怜香惜玉,更不懂尊重为何物。

   这个吻终止于霍凌霄的唇被咬破。

   浑身无力,手脚被缚,她只剩牙齿可以攻击。

   淡淡的铁锈味在口腔里蔓延,男人皱眉,终于喘息着微微放开了她。

   抬手抹了下自己的唇,知道伤在内里,他淡淡讥诮地说:“还得感谢你,没咬在外面,不然明天没法出门了。”

   方若宁比他更狼狈,身体虚软,若不是被他抵在墙上,怕就要瘫软下去了。胸腔极度缺氧,她张大嘴巴不停地呼气吸气,眼眸瞪在那人身上,在他讥讽调侃时,眸光恨不得把他刺穿。

   手指抚摸上她的唇,男人低下头来,额头与她抵着,幽幽一声叹息,近乎呢喃:“为什么总要激怒我,好好地说话,好好地相处,不行吗?”

   方若宁恨死他了,才不会被他突然转变的态度,流露的虚情假意而再度打动。面对男人近乎挫败的神情,她如木偶人一样机械地反问:“亲够了么?亲够了我想出去了。”

   “够?”男人抬眸,睫毛太长,竟像小刷子一样在女人眼帘上刮过,刮得她心里痒痒的,身子都不由一抖,“亲不够……方若宁,老子是真得爱上你了,你他么为什么不肯相信?”

   男人咬牙切齿,额头抵着她的,过分用力。

   方若宁淡淡反驳:“你不是爱上我,你是爱上征服我,让我屈服的滋味。”

   轰——

   一拳头砸在她身后的墙壁上,方若宁心里重重一抖,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女人推开他,转身要出去,却被他突然又从后面抱住了,无条件地妥协:“不吵架行吗?孩子们就在外面,这样闹对轩轩不好。你不喜欢我妈,我可以跟家里说,让他们以后不要再来找你。”

   他这样子,方若宁纵然恨他,却也心狠不起来了。

   “霍凌霄,你何苦这样?”

   “我也不知道,我若是知道原因,那就可以解决了。”

   怀里的女人被他转过来,他像是悔恨刚才的暴行,又温柔地用手拂过她的唇瓣,“生气归生气,但不要拿你跟儿子的安全开玩笑。你今天出行,一直被车跟着,对方发现你的车后还有车跟着,才悄声离去。”

   方若宁陡然抬眼,明显震惊。

   她都不知道,霍凌霄派了人暗地里保护她,更不知道自己被人跟踪过。

   “你放心,我不会为了吓唬你,让你留下来而骗你。”男人松开她,只是眼神专注地停留着,“另外,泼红漆扔动物尸体的人,找到了,只是对方坚决不肯承认是受林家人指使,我还在想办法,争取在你这个案子开庭前,拿到证据。”

   说完这一切,霍凌霄率先转身出去。

   方若宁愣了几秒,突然转身过来,嘴巴张了张,最终又没发出声音。

   晚上,霍凌霄没回主卧。

   梅姨过来说:“方小姐,先生交代,你睡在主卧,跟两个小少爷隔得近,不会害怕。”

   方若宁到底还是没忍住,问道:“他呢?”

   梅姨笑了下,“我也不知道,先生现在还在书房,等会儿可能去别的房间吧。”

   方若宁点点头,也没再说什么。

   两个孩子临睡前,她过去看了眼。方昀轩心思敏感,眼巴巴地看着妈妈,什么都没问。

   方若宁摸了摸儿子的头,看到床边主题造型的书柜上放了各种儿童书籍,便笑着抽过来一本,打起精神道:“我给你们讲故事吧!”

   “好啊好啊!”霍子谦高兴地拍手。

   方若宁一连给他们讲了两个故事,直到有些口干舌燥了,才打住。虽然人在孩子们面前,可她耳朵却一直竖着,听着隔壁房间的动静,潜意识里,竟盼着那人也回房来睡。

   “好了,九点半该睡觉了,早睡早起好孩子!”她欢乐地拍了下手,提醒两个小家伙该睡觉了。

   霍子谦抬头看着大伯母,小一岁的他言辞没有方昀轩那么利索,一番话说得磕磕巴巴:“我……我好喜欢大伯母,昀轩哥哥真……真幸福,可以有妈妈陪,还能讲故事。”

   方若宁听闻这话,看着平日里活泼开朗的霍小少爷潜藏在眸底的孤单落寞,心里不由一恸,抬手摸了摸他的脑袋:“你也很幸福呀!有那么多人宠着你。”

   “可是……我没有妈妈——”小家伙低下了头。

   方若宁脸色也沉寂下来,想起霍凌渊早已跟出身部队的军人妻子离婚了。

   霍子谦不懂离婚什么的,只是说:“妈妈好久才回来看我……每次等我睡着再醒来,她又不见了……我想妈妈,想让她抱抱我。”

   小家伙说着说着,泪花迅速蔓延出来。

   方若宁没想会遇到这一幕,当即鼻头酸涩,情不自禁地张开手臂:“大伯母抱抱你好不好?”

   “嗯。”霍子谦点头,起身投入她怀里,方若宁看着儿子也有所触动的样子,又张开另一手把儿子也抱进怀里。

   说来也奇怪,霍家这两个孩子,一个没有妈妈,一个没有爸爸,都能算难兄难弟了。

   可幸运的是,儿子找到了爸爸,能一家团圆了。

   这样想着,方若宁心里前所未有的触动。或许,她应该主动一些,去找霍凌霄把话说清楚。

   哄睡了两个孩子,她缓缓起身,从床上离开。

   回到主卧,依然空荡荡地没有那个身影,她悠悠叹息一声,在床上躺下,想到晚上那场争执。

   他吻得用力,经过一天时间下颌又冒出一些胡茬,重力碾压之下,她的嘴唇和下巴到现在还有一种刺刺麻麻的感觉。

   对这个人,她已经到了又爱又恨的地步了。

   到底该怎么办,她也需要好好想想。

   强撑着睡意等了好久,可依然不见那人回房,半夜突然醒来,她才发现自己连灯都忘了关。

   已经是凌晨两点,他肯定去睡了,只是房间这么多,她也不知该去哪里找。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她又昏沉睡去。

   *

   李媛媛的案子如期开庭。

   卫云澈原本是不用到场的,但却“屈尊降贵”地做为方若宁的助理陪她一同出席庭审。方若宁暗暗地觉得,可能又是霍凌霄授意的。

   林家人全都坐在观众席上,见方若宁穿着一身黑色职业装出现,气质冰冷,面如罗刹,顿时全都目光汹汹地瞪过来。

   方若宁看都没看他们,只顾着庭前准备工作。

   卫云澈又接了通电话,而后疾步匆匆地转身出去了下,等他再回来,手里拿着一份资料。

   方若宁忙着自己的工作,没太注意。

   等到庭审进行到互相辩论阶段时,却不料卫云澈突然拿出一份资料呈现在所有人面前。

   方若宁看到那份资料,脑海里当即浮现出那一晚霍凌霄说多的话。

   他真把证据找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