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位的热情我是充分体会到了,但是我也想告诉大家,鉴宝是有风险的,我只能够帮助你们提高获得宝贝的几率,可不能够保证百分之百让你们获得宝物,要是失手了的话,还往各位勿怪才是。”庆仁大师面色自是一番高尚,还带着一丝歉意,朗声道。

   不得不说,庆仁大师这一手玩得可真是非常溜,徐川都感觉到蓝星之上的那些在宾馆里面卖将保健品当万能补药贩卖的演讲师的口才都要高,几下就将责任推卸得干干净净。

   “大师谦虚了,这个世界上什么东西都有风险,我们知道由你鉴定肯定能够帮助我们提高获得宝物的机会,我们感激你还来不及呢。”

   “大师的眼光一定比我们普通人的高,我们相信你。”

   “你放心吧大师,就算万一没有获得到宝贝,我们也不会怪你的,这规矩我们懂。”

   众人又是非常激动的回应了起来,果然是对庆仁大师痴迷了哈,看得徐川是一阵无奈,而且他发现迎合的人群当中,张九霄,郑洋还有袁文涛他们三个赫然在列。

   从他们火热的眼神之中,徐川发现满满是崇拜与火热,就连他当初都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

   箫战那个家伙情况好得多,只是笑眯眯的望着庆仁大师在那里表演,不时还会看一看徐川,他感觉得出来,徐川有些愤怒了。

   只要他一愤怒,定然会出现什么事情,箫战的心也随之悬了起来,暗暗祈祷徐川可不要干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既然大家这么信任庆仁,那我就献丑了,咱们现在开始,哪一位朋友会跟我有缘?” 庆仁大师将视线在众人的身上扫视了一眼,满脸堆积着的都是笑容,给人一种如春风和煦般的暖意。

   他的目光每移动到一个人身上时,那些人便是会满脸热切起来,那样子多么希望被庆仁大师看上的幸运儿就是他们。

   “我,大师选我!”

   柔软娇弱粉嫩少女午后惬意时光写真

   “我昨天特意沐浴斋戒了,大师!”

   “我……”

   一时之间众人又沸腾了起来,将自己的手高高举了起来,甚至很多人的手中还拿着金币挥舞着,好像要向庆仁大师表达,只要他能够给予他们指点,就一定会将宝贝买下来一般。

   张九霄他们几个高兴的手舞足蹈,异常的兴奋,搞得徐川真的很无语。

   被一个骗子忽悠成这样,张九霄他们几个也真是够给自己丢人的,徐川右手在自己的额头上轻轻拍了拍,目光依旧注视着场中表演的庆仁大师。

   “好,就你了,对了就是那个穿着黄色锦袍的有缘人。”

   就在这个时候,庆仁大师右手当中的拂尘对着人群当中一个穿着华贵黄色锦袍的中年人,笑眯眯的说道。

   那人从人群当中,在众人满脸羡慕当中走了出来,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是六分之一,被选中了,激动的道:“真,真的是我吗?”

   说到这里的时候,这个家伙居然还激动的抹了一下眼泪。

   “不用激动,你跟我有缘分,我选的自然是你。”

   庆仁大师一副高人模样,就像是生怕那人激动得会摔跤一般,向他走了过去搀扶着他走到了那一堆所谓的宝物跟前。

   “多谢大师!”

   黄色锦袍的中年人目光放着精光,扭头看着庆仁大师问的哦啊,“请问大师,我应该购买哪一件宝物?”

   “我来给你看一看,不着急哈。”

   庆仁大师左手捻着自己的山羊胡须,右手将拂尘背在了身后,缓缓的向宝物展台行去,最后目光落在了一块个头足足拥有足球那么大的石块之上。

   看到庆仁大师如此的举动,众人都屏住了呼吸,生怕呼吸粗重了会打扰对方鉴定宝物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