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皇甫兴华竟然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根本就没有顾忌到他这两个儿子,还有儿媳妇的一脸傻眼的模样,这等于是说,他们这些还得叫徐川一声叔,这情况未免也太那个啥了。

   不管是皇甫烨,还是皇甫震都想要劝解一下刚刚恢复过来的老父亲,可是谁也不敢开这个口。

   “不嫌弃就好,老夫年纪大一点,以后就叫我大哥,咱们这两个就这么说定了哈。”

   好像是不放心一般,皇甫兴华扭头盯着自己的两个儿子,还有儿媳,虎着脸说道,“们几个听到没有,以后见到我徐老弟就叫叔,知道没有?”

   皇甫烨和皇甫震还有皇后赵琳面面相觑,最后只能够轻轻点了点头同意。

   老祖啊,咱们不带这么玩好吗?

   自己一大把年纪了,徐大师就算非常的有能耐,可也没有超过二十岁吧,让我们几个都快五十岁的人叫他叔,这辈分是不是太乱了一些啊?

   这是逗我们开心吗?

   还是说,老祖真的没事吧?

   即便是心中有一万头草泥马在狂奔,可是不管是国主皇甫烨,还是南院王皇甫震,亦或者是皇后赵琳,没有任何反对,只能够答应。

   “是。”

   三个人几乎都是异口同声,脸部涨红得宛如猴子屁股。

   丸子头大眼少女粉色系图片

   “们几个没有吃饭,是不是?回答的声音,还不如我一个大病初愈的老人,都给我大声一点。”对于他们三个的小声回答极为的不满意,皇甫兴华有些生气的道。

   “是!”

   这一次声音明显要比先前大了很多,而且都是一脸正色,生怕惹得老祖不高兴。

   “这还差不多,来,都给我叫一遍,以后多叫叫就习惯了。”老祖显然没有放过他们三个,立即就命令道。

   这回轮到徐川彻底尴尬了,对方可是跟自己父母差不多大的年纪,居然要他们叫自己叔,这画面未免也太违和了,不过盛情难却,他也只能够答应。

   老祖是这个邦国的台柱子,顺了他的意思,往后自己也能够吃香喝辣。

   “叔!”

   三人一同转向了徐川,非常认真的叫了一句。

   “就这样吧,咱们还是先去兽园看看,将兽宠的事情解决了。”徐川挥了挥手,示意众人不要在这里停留浪费时间。

   “是是。”

   老祖十分顺心。

   要不是这些人亲眼所见的话,根本就不会知道老祖居然一下子就好了起来,而且还如此健朗,根本就不像个大病初愈之人。

   大殿的房门打开,那些太医瞧见穿戴整齐的老祖时,一个个惊得下巴都要掉到地上去了,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老祖真活过来了,而且还能够自己走路,气色极好,根本就不像是先前病入膏肓了。

   这特么的是真的吗?

   太医们简直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切都是真的,有些人以为自己看错了,使劲揉了揉眼睛,可是最后还是发现老祖是真的。

   “老祖,已经完全好了吗?”

   天方大师上前一步,先前给老祖治病的时候,他发现老祖已经生命垂危了,凭他的本事,根本就来不及施救。

   他与老祖关系非常的好,甚至可以说以前都是老祖的得力助手。

   “看我现在像是生病的样子吗?已经完全好了。”

   老祖心情格外的高兴,对着徐川招了招手道,“老弟,过来,让大家都看看,就是治疗好我的那个人。”

   即便是徐川不愿意抛头露面,可是也被老祖给拉到了身边,向着众人介绍,宛如他得了个宝贝一般,需要炫耀一下才会满足他的那份心般。

   见到众人将视线转移到了徐川身上,老祖再次说道:“们这些太医们多学学人家,如此年轻还如此谦虚,反观们一个个明明没有多少本事,还高傲得不行,们不觉得羞愧吗?那个张太医斩了没有,还有那个王太医,都是酒囊饭袋,都该杀。”

   “都已经派人落实了这件事情,老祖放心,不会放跑一个。”皇甫震急忙走上前,拱手道。

   “做的好,我今天就是要告诉各位太医们,们自己以后要潜心研究医学,不要搞那些勾心斗角等一些没用的事情,多提升一下医术水平不好吗?不搞得下次出事了,找们的时候,又束手无策,我老弟很忙的,不能事事要依靠他亲自出马,听到没有?”老祖朗声宣布道,语气不容置疑。

   “是!”

   众太医齐声道,谁也不敢有半句反对的话,他们都看出来了,徐川不仅医术手段牛逼,而且还极为心狠手辣,这样的人还是不要招惹的好,免得到时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只不过,他们真的不甘心,为什么徐川如此年轻就医术这么高超,比他们这些太医院的太医们不知道高了多少倍,就连毒也有非常深厚的研究。

   难道说,他就是上天派来将自己这些人按在地上摩擦的吗?

   人比人,气死人!

   天方大师震惊在于,即便是他曾经帮助过老祖多次,可也没有到与老祖称兄道弟的地步,可是眼前这个年轻人却做到了。

   最为牛逼的不是这些,而是对方手中掌握着极为高深的医学知识,真正是起死人肉白骨之人,要是从他这里学到一些本领的话,那往后还不是牛逼哄哄?

   闻道有先后,哪管什么年纪轻的问题?

   “老祖,我可以拜徐大师为师父吗?”天方大师深吸了一口气,就将自己心中的想法给说了出来。

   “跟我说没有什么用,这个要争取我兄弟的同意。”老祖微微有些诧异,不过很快就抚摸着自己的胡须,笑了起来。

   天方大师是一个对医学十分痴迷之人,现在突然有人在医术上的造诣超越了他,甚至将他给甩得远远的,到了一骑绝尘的地步,他自然会有一种自己落后之感,落后了就该奋起直追。

   能够不在乎年纪,拜如此年轻的徐川为师,那也是显露出一份对医术的追求之心不死的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