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回程时,赛琳娜自告奋勇要当司机,说白了她就是想把后排让出来,供我和汤贝贝相处。

   可汤贝贝不的,非得嚷嚷着坐副驾驶,想跟闺蜜一起。

   “不行,坐过来容易影响到我开车。”

   “那交给他开不就得了。”

   汤贝贝面无表情地指了指我,那神情模样,分明是想拿我当劳力使唤。但她性格本来如此,我不禁又回想起在三中被她呼来喝去的日子,关键是自己好像还挺愿意的,现在再回想起来,都想指自己脑门子问一句咋能那么贱,当然这只是玩笑话。

   我挺赞同赛琳娜的提议,就站在原地没动。

   汤贝贝不乐意了,过来扯着我问:“是听不懂,还是不会开车?”见我不答又嘀咕:“天呐,我怎么可能和这种人领证?”

   “…;…;”

   汤贝贝执意要和赛琳娜坐一起,没招的我只能做出让步,过主驾驶接过方向盘。

   “那这样,咱俩一人开半道,中点我来替。”

   不得不承认,此刻的赛琳娜比起失忆的汤贝贝来,简直太贴心了,什么细节都有考虑到,而汤贝贝完全是随性而为之,怎么舒服怎么来。

   90后美腿美女莎莎时尚写真图片

   回珠海大约五个小时的路程,前三个小时我坚持下来,最后两个赛琳娜执意要替接过去。

   回H市一趟,赛琳娜可算是累坏了,来时星夜开全程再加回程的两个小时,累,但也开心,她曾经忐忑不敢面对昏睡状态的闺蜜,但现在闺蜜已苏醒,即便是丢掉了一些记忆,但最起码人可以活脱脱地站在她面前,她奢望的不多,对她而言这就足够。

   所以哪怕汤贝贝真的记不起这两年发生过的事,她也一样为之开心。

   我和汤贝贝坐在后排,无聊就用解勾勾来打发时间,汤贝贝的童心犹在,玩起游戏来特嗨。

   我们正斗得难解难分,激动之余额头就撞到一起,汤贝贝撞个大红脸不说,竟然率先来抚我的额头,问撞疼没有。

   这话问的我一愣,按照正常的逻辑,应该由我先问才对,赛琳娜也因此差点没抓住方向盘。

   “臭娜娜,要开好好开。”

   车身猛烈摇晃,汤贝贝立即转移话题向好闺蜜“开炮”,我也是那个时候才了解,原来闺蜜也可以这么用。

   “好的,我的大宝贝。”

   赛琳娜嘴上这么讲,但却来回晃着方向盘,捉弄坐在她身后的汤贝贝。

   汤贝贝这娘们好像缺根筋,竟然犯抽去捂赛琳娜的眼睛,玛德当时真给我吓坏了,而且郊外道本来就窄,视线受堵的赛琳娜差点把车开到沟里,要不是我喊着让她踩刹车,估计我们仨现在都是脚朝天。

   我靠在座位上深呼吸,赛琳娜心存余悸额头冒着细汗,汤贝贝就像犯了错的孩子,猫在那里不言语。

   最终还是我率先打破沉默:“玛德,要是毁在这里再上了新闻,多少人得当笑柄来听。”

   二女附和着大笑出声,赛琳娜将车退回道上,继续朝珠海的方向驶去。

   当站在昭阳集团楼下时,汤贝贝只感慨出两个字:气魄。

   赛琳娜调侃:“大宝贝,可是未来的女主人呢!”

   “有什么可了不起的!”汤贝贝不以为意,率先迈步进去参观,她是想从曾经待过的地方找寻记忆。

   从集团到会所,汤贝贝仔细看过每个地方,却最终在我们住过的房间门前驻足,揉着脑门问:“这是什么地方?”

   我还以为她是回想起了什么,当即欣喜道:“这是我们住过的房间。”

   汤贝贝欲伸手去推门,我赶忙凑过去用房卡打开门。

   记忆里的这扇门,半年来第一次当着我们两个的面打开。

   门开的那一刻,我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虽然半年来我都是住在王伟的房间,但这里的一切,我从未遗忘过,墙上的照片,熟悉的梳妆台等等,都深深地镂刻在我脑海里,尤其是汤贝贝坐在那里化妆的身影,更是挥之不去。

   N酷匠@V网首6z发“!

   看到墙上那张洱海之行照,汤贝贝偷偷瞄我一眼,却没有言语。

   “房间每天都有阿姨打扫,从未间歇过,看海满意吗?”

   实际上除了阿姨,我偶尔也会来,拎一瓶酒靠在床边盯着照片发呆。

   发呆那会儿,我想的最多的就是有天她能跟我一起回来。这个愿望今天也算实现了,可能她回来的不是很完美,缺了某些东西,但我已经不敢再去奢望什么了。

   “孩子呢?”

   汤贝贝最惦记的可不是这些,而是照片里的女娃。

   “等着,我这就去抱。”

   经过门口时我特别示意赛琳娜一眼,提醒她别让汤贝贝跟出来,这个时候的汤贝贝,暂时还是不见王伟和兰儿的好。

   王伟在集团那边盯工作,只剩冷月在照顾两个孩子,半年时间过去,两个女娃相继脱离母乳,照顾起来要比之前容易的多,冷月应付起来不是那么的难。

   我没敲门,冷月哄孩子太专注,竟然没有戒备心。

   悄悄摸过去,将匕首柄抵在冷月腰间,顷刻间画面突变,冷月整个僵在那里,试探着转过头来。

   “是不是有毛病?”

   冷月差点就出手反击,她拼着左臂废掉也会护两个孩子周全。

   “快把婉儿给我。”

   “干嘛?”

   “贝贝要见她。”

   “贝贝姐,她回来了?”冷月说着将婉儿抱给我,然后抱起兰儿要跟我一起去看汤贝贝。

   “兰儿不能去。”

   “为嘛?”冷月特别不解,她记得汤贝贝是接受了兰儿的。

   “一句两句说不清,总之先别带兰儿去,至于想见她,抽空再去吧。”

   “喔。”冷月知道我这么做一定另有其因,只得暂时忍住那种思念,在众女中,她对汤贝贝一直有种特殊情感,觉得她们两个某些地方很相似。

   我风风火火将婉儿抱回屋里,从照片到真人,落差不是一般大,倒真被吴玉凤给说准了,汤贝贝见了婉儿一定会怜爱。

   这也许就是母女间血液的共鸣,汤贝贝不停亲吻婉儿,婉儿兴奋地挥舞小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