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峰听闻,迟疑了一下,最终点点头。

   四人就守在院子不远处的山道上,而阿幼朵坐在林峰身边,习惯性得用背靠着林峰。

   青石上,林峰闲暇之时,将一扇上面有剑痕的金色面具取了出来。这扇金色面具便是在幻海鱼人族的圣地里取出的,上面的剑气依旧十分强大,林峰一直在感知里面剑道法则的存在,只是并没有太多头绪。

   ”阿爸,这面具真好看。“阿幼朵在一旁看着,嘀咕道:”只可惜上面有了一道剑痕。“

   就在阿幼朵伸手的时候,林峰阻止道:”不要碰它,这面具上面蕴含着剑道法则,而且十分霸道。你喜欢这面具的话,等阿爸化解了上面的剑气,再将它给你。“

   眼前的面具应该属于防御法宝,能够抵挡住这么强的一剑,恐怕就算林峰用剑星也未必能够破开。要是阿幼朵把这宝物带在身边,就算遇见强敌也能抵抗几分。

   ”我不要。“阿幼朵扁了扁嘴道:”这面具是好看,不过还是阿爸戴起来好看。“

   戴?

   林峰何尝没戴过,只是戴上那一刻,便能够感觉到那一道剑道法则仿佛要将整个脑袋劈开一样,只是一次便吓得林峰面色苍白。

   ”那阿爸把这两个小家伙给你。“林峰说着,已经将金丝银线取出来。

   金丝银线缠绕在一起,阿幼朵看着,眼前一亮开口道:”金丝银线。阿公说本来阿妈有一对的,阿妈还有吞天蛤蟆,还有一只冰蚕。本来阿公想给我去找一对金丝银线的,只是还没找到。“

   ”这金丝银线其中一条是你阿妈给我的,还有一条是一位前辈赠予我的。对我来说,也只能当作剑来使用,还是给你留在身上,你正好也要修行御剑术,这两条便作为你暂时的两把剑使用,也能当作蛊物使用。“林峰开口道。

   骑单车的黄衣美眉图片

   阿幼朵点点头,满脸信息。

   姆绕阿朵娜自从丧失甚至之后,蛊虫也都被封印在了兽魂玉当中。虽然一直带在姆绕阿朵娜手腕上,却没有打开过。

   两人说着,阿幼朵又嘀咕道:”阿爸,我们回去的时候,阿妈会醒来吗?“

   ”会的。“林峰点了点头,心里也想着早点回去见到姆绕阿朵娜。

   院落之外,几个人一直等到天亮。

   清晨。

   当天空第一缕阳光照在木屋上的时候,院子里已经想起了一名老妇的声音。

   ”几位在外面也等了小半夜了,既然如此,便进来吧。“老妇声音苍老,就在说话之时,院子的门自动打开了。

   白巫王和天蝎王眼前一亮,便连忙带着林峰喝阿幼朵走向院子。在进入院子之后,几人看着院子里的植物之时,眼神都谨慎了几分。

   ”阿爸,这些都是毒物。“阿幼朵低声道:”里面还有几条绿磷蛇。“

   这些植物一个个看上去十分鲜艳,而在正常情况下,越是鲜艳的植物和虫类,往往毒性也越大。而林峰也感受到了植物里的一丝气息,显然是阿幼朵说的绿磷蛇。

   天蝎王第一个走到木屋门口,在见到里面坐着的满头白发,样貌却依旧年轻的女子时,慌忙恭敬行礼道:”天蝎教离茵茵拜见前辈。“

   白巫王也连忙恭敬行礼道:”白巫教姆绕柯雄携女婿林峰、孙女姆绕阿幼朵拜见前辈。“

   头发苍白的年轻女子扫过林峰喝白巫王,最后目光落在了天蝎王的身上,眼神动了一下,开口道:”离茵茵?你便是天蝎教现在的巫王吧?还有一位,应该是白巫教的巫王吧?老婆子在这万毒林已经隐居了百余年,最近十几年里,也是一个人也未曾见过。你们突然来到这里,所为何事?“

   ”前辈,晚辈这一次前来,是希望前辈能够出山,开启巫神台,为巫神教主持公道。“天蝎王连忙恭敬开口道。

   天阴老妪眼神一动,看向天蝎王开口道:“你要开启巫神台?莫不是巫神教发生了什么不可调节的事?你可知道,巫神教立教数千年来,一共只开启过五次巫神台,每一次上巫神台,双方必须不死不休,只有一方获胜的情况下才可以离开巫神台。所以虽然巫神台是几大巫教用来解决问题的方法,却也是各教都应该避免去选择的方法。并且只有在大乘境的高手的主持下,才可以进行。如果你们的问题还没有走到这一步,老婆子希望你们不要走到这一步。”

   “前辈有所不知,巫神教现在已经名存实亡。黑巫教,千足教,地阴教联手城里天巫教,屠戮我天蝎教和白巫教教众,妄图一统越州。所以此间矛盾已经无法化解,晚辈和白巫王为了避免各教之间发生大规模的冲突,以免越州百姓生灵涂炭,所以特地前来万毒林,请老前辈出山,主持公道。”天蝎王再次开口道。

   天阴老妪听闻,眼神轻眯,却是又扫过林峰几人,微微点头道:“如若如同你所说,黑巫教如此作为,的确已经到了无法调和的底部,也是巫神台再次开启的时候了。”

   “多谢前辈主持公道。”天蝎王听闻,面色一喜立刻谢道。

   白巫王也是连忙开口,显然两人没想到天阴老妪如此好说话,这么快就答应了。

   只是,两人刚谢完,天阴老妪已经抬起手,缓声道:“不用谢我,老婆子可没说要帮你们。你刚才说的事,的确可以开启巫神台。不过老婆子毕竟已经不是天蝎教之人,就算是,我也早已不问世事,统治越州的是巫神教也好,天巫教也好,又与老婆子何干?”

   不帮。

   天蝎王惊住了,连忙道:“前辈,你也是天蝎教的老祖宗,难道您就愿意看着天蝎教就此在越州消亡吗?”

   “消亡?小丫头,你可知道老婆子当初为何会离开天蝎教?”天阴老妪冷哼一声,却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在天蝎王要极速说话的时候,一旁林峰开口道:“天蝎王前辈,岳父,我看还是算了。既然这位老前辈不愿意帮忙,我们离开万毒林便是。老前辈,我们也不打扰了。”

   天蝎王迟疑了,一旁白巫王不明白林峰为什么要走,却也起身对天阴老妪一行礼,随后就要跟着林峰离开。

   “小家伙,你可知道几大教派厮杀下去的后果是什么?”就在林峰要离开的时候,天阴老妪突然开口道。

   林峰回过头,笑道:“自然知道,巫蛊之术本就时候万毒之术,各大教派不死不休,毒物必然会污染大地,很可能会再次出现万毒林这样的险地,以至于越州生灵涂炭。我想老前辈也知道这一点,巫神教历代前辈也知道这一点,所以才有了巫神台的存在,便是为了减少巫蛊之术间的厮杀。”

   “既然你知道,为何还要离开。“天阴老妪冷声开口道。

   林峰再次笑道:”老前辈说错了,不是我们离开,而是前辈不帮忙,我们只能离开。“

   天阴老妪眯着眼,凝视着林峰的方向。林峰却也看着天阴老妪,两人对视了许久。林峰才在一旁木凳上坐下,开口道:”不瞒前辈,其实就算前辈不出山,对在下来说也是无所谓。我不是没能力斩杀天巫教几大巫王,只不过我岳父和天蝎王前辈不想越州生灵涂炭。不过,这件事对我无所谓,我本不是越州之人,大不了杀完之后,我带着我家人离开越州便是。不过,最后苦的是你们越州的百姓而已。“

   ”很好。老婆子活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到有洞虚境的小家伙敢对老婆子这么说话。“天阴老妪声音沙哑道。

   林峰轻哼道:“那是因为我有能力这么说,你也知道我有能力这么说。既然如此,明人不说暗话,我愿意帮天蝎教和白巫教一次,只要老前辈愿意出山,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包括对付鬼蝠王。”

   “你!”天阴老妪眼神一惊,开口道:“你果然昨天夜里就发现我了。”

   天蝎王和白巫王听闻,愣住了。

   林峰轻笑点头道:“不错。昨天我对付鬼蝠王,之所以没有冒然追出去,便是因为前辈的存在。一开始,老前辈出现的时候,我以为前辈和鬼蝠王是一起的。只是鬼蝠王后来逃走,却没有往前辈所在的方向逃走,所以我才隐约确定,老前辈多半应该不是鬼蝠王一伙的。而鬼蝠王之所以果断离去,也是因为前辈的出现,它忌惮我和前辈一起出手,所以才受了一剑便转身就跑。我想前辈之所以一直在这万毒林,恐怕为的也是鬼蝠王吧。”

   ,精彩!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全能修真狂少》,”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